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清宫 宁波华美妇女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03:12:1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清宫 宁波华美妇女医院,华美妇女医院打胎价格,宁波华美医院看 人流贵不贵,华美医院做人流需要多少钱,宁波哪里人工流产,怎么去宁波华美妇女医院,宁波市华美医院好吗

台湾知名女作家琼瑶日前为了失智丈夫平鑫涛(皇冠文化集团创办人)是否插鼻胃管治疗,与三名继子女产生分歧,最终同意让平鑫涛插了鼻胃管。因为这一纷争,双方屡次隔空喊话。5月6日晚间,琼瑶突然在脸书上发长文与粉丝道别,宣布自己即将关闭脸书,希望可以得到粉丝的谅解,“这次是"珍重再见,后会无期"了!”(5月7日 澎湃新闻网)

作为一代言情教母,琼瑶阿姨把自己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因为发文反对给病重的丈夫插管,琼瑶不仅与继子女撕破脸,而且也受到舆论的质疑,正如她在上述脸书长文中提到的:“我一夜之间,就变成众矢之的!”对琼瑶的做法,有网友认为她“入戏太深”,但我以为,琼瑶不是“入戏太深”,而是“入世太浅”。

无论是在琼瑶创作的作品中,还是在现实生活中,她都是无条件奉行“爱情至上”价值观的。

在琼瑶写下的64部言情作品,因为迎合当年爱情就是一切的时代语境,几乎每部都是赚尽读者眼泪。然而近年来大家渐渐发现:琼瑶的不少作品“三观不正”,比如在前期的作品中描写了不少弱不禁风的“二奶”,完胜漂亮聪明且家世好的原配,而且口口声声歌颂“真爱”。尤其是《一帘幽梦》中可笑的“你失去的不过是一条腿,而紫菱失去的是她的爱情啊”,被网友拿来反讽:“你们只是失去父亲,而我失去的是爱情啊!”“平鑫涛你失去的只是智力,而琼瑶失去的是爱情啊!”

在琼瑶心中,既然“爱情至上”,就意味着“万般皆下品”,她就可以自傲地站在爱情的神坛上,俯视甚至歧视一切“俗世”价值。

4月30日,琼瑶在脸书发表《背叛——别了!我生命中最挚爱的人》一文,称自己与继子女的两种态度是“爱的拔河”,反思自己是否有权利剥夺孩子对父亲的爱,最终“含泪投降”。琼瑶称,2016年3月4日丈夫从高龄科转到脑神经内科,主治医师说,经过和脑神经内科主任的会诊,断定其丈夫脑中一大片白色部分,并非脑水肿,而是中风后坏死的组织。于是,琼瑶便认定“鑫涛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”,反对给他插管,要让他有尊严地离去,并认为“他的儿女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”。她对丈夫喃喃地说:“鑫涛,你为什么不说服你的儿女,为什么把我弄到如此左右为难的地步?为什么把你自己陷进这个僵局?你即使不在乎自己,也不心痛我吗?”

5月2日,平鑫涛之子平云在凌晨发文《给琼瑶阿姨一封信》,指出家人与琼瑶之间的矛盾,“真正的重点始终不在于究竟要不要插鼻胃管这件事,而是我们跟您对于父亲值不值得继续活下去的认知不同”,因为在平鑫涛的遗嘱中,写着“当我病危的时候,请你们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。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。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护病房里。所以,无论是气切、电击、插管、鼻胃管、导尿管……通通不要,让我走得清清爽爽”,然而“清清爽爽离开”的前提在于“当我病危的时候”,他说所有医生自始至终都没有判过父亲病危或重度昏迷,“只是失智而已”,他是在医生建议和对父亲身体状况进行考量后,坚持插管的。

在父亲失智后,平云认为琼瑶始终无法真正接受这件事,似乎对对方而言,“不再记得您,无法对您说爱,就是没有灵魂的肉体,就不值得活下去,不如去安乐死”,可是对子女而言,“他不记得我们,但我们对他的记忆还在,不会因此影响我们对他的敬爱”,他引用蔡佳芬医师书上的话提醒琼瑶,“他的记忆失落了,但他仍渴求爱与被爱”。

琼瑶则说自己是为了执行丈夫的遗嘱,为了让他有尊严地死去,所以才忍痛拒绝插管的。她认为“这是两种爱的拔河。他们的爱,是只要爸爸活着,等待奇迹降临!我是深知没有奇迹,不忍把鑫涛陷进"生不如死"的绝境里!这两种爱,注定是平行线,注定无法交集!他们的爱没错,就是缺乏对医学的知识!而我的爱,包含了太多我对鑫涛的了解和壮士断腕的痛!”

可是,从当初琼瑶断定丈夫“生命已经走到尽头”开始算,至今也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(即便是琼瑶笔误,把2017年错写成了2016年,那么,至少其丈夫也继续活了两个多月),可见她自己作出的判断有太多主观臆断的成分,不能说明继子女们“缺乏对医学的知识”。而且,即便是在病人被医生“判死刑”之后,也不代表绝无生还的可能,新闻就时常报道这样的奇迹。更何况,在“所有医生自始至终都没有判过父亲病危或重度昏迷”的情况下,作为儿女的,凭什么要听信琼瑶的一面之词而轻易放弃挽救父亲的努力?

说到底,“爱情至上”既是琼瑶的价值追求,也是她的“保护色”。在爱情的光环之下,她就能站在道德神坛上俯视甚至歧视人之常情。因为她是爱情圣人,所以其他人便是俗人,她只要完美的爱情,不能接受一丝残缺,与其残缺不如毁灭。

因此,琼瑶不是“入戏太深”,而是“入世太浅”,习惯以超然“脱世”的高姿态俯视他人,就会觉得自己是伟大而委屈的一方。

文/李蓬国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地址在哪